澈色音符

澈色音符,沉海式年更文手,擅长卖萌和意念更文,尤其喜欢创作关于冲田组的图文,拖延症症状明显,没想到自己的作品会受到大家包括许多太太的喜欢和推荐,真的非常感谢

蹲点等粮

啊...好饿嘤

【冲田组】 折年玉·序


·巨型ooc现场
·注意事项全文在评论区有链接
·我也不知道我最后会把这篇文发展成清安还是安清还是冲田组无差...不过请相信我最开始写的是清安
·毕竟有一点点花魁paro在里面,有什么用错的名词请随手指出

——挽起袖子看了看身上的淤青,他叹了口气,向街角走去。

昨夜刚下过雪,晴日里化雪更显得冷了些。

加州清光拢了拢身上略有些单薄的深红色和服,小小的人影在雪地上留下一串脚印。

突然间,令人不快的声音穿透了距离的障壁闯进他的耳朵。

“加州清光!”

几个深居秃从远处冲过来。

“昨天来的那个人是不是单独给你赏钱了!交出来!”

树林中几只鸟惊得飞起,雪从枝头落下来摔了一地。

干嘛啊,一大早就扰人清净。

加州清光瞥了一眼张牙舞爪浩浩荡荡的“讨债”部队,终是无奈地从内层的衣物里摸出钱袋隔空扔给他们。

为首的孩子头惊异于他的顺从,但也没深入去想,能拿到钱就是好事,他接了袋子掂了掂手里的份量,满意地转过头带着一帮小弟离去。

真是煞风景啊。

加州清光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几分钟后,深居秃们咬牙切齿的咒骂声在狭小的房间里透出来。

“混蛋!”

事实证明他们还是太幼稚,那袋子里只是几块石头。

加州清光打了个喷嚏,走出大门。

那个人教他的方法还蛮有用的,至少他成功地免去了再挨一次打的命运。

挽起袖子看了看身上的淤青,他叹了口气,向街角走去。

没记错的话……那边有个药店吧。

啧……冷。

—TBC—

作者菌的碎碎念:

大家好我诈尸(……)回来了。

前几天考试+身体不好(疑似心脏病)

lof这里和贴吧那边都已经咕很久很久了...

感觉再不发点什么会被取关的嘤

文笔一如既往的像是小学生作文

安定去哪了?他...大概要第三章出来。(...)

下一篇冲田君出没

【冲田组】 折年玉•附


——奇奇怪怪的注意事项

•大量ooc设定预警

•冲田组无差,硬说大概是清安?

•安定付丧神,清光人类设定

•不科学的私设:付丧神在失去本体后可以寻找一个与自身吻合的,还未显现付丧神的无灵气物体附着其上,作为新的本体(不知道为啥)

•转世设定有,角色死亡有

•常识性错误有,欢迎更正

•名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个

•可能是个中长篇

•略有淡淡失落感的HE

•更文时间不是很固定(主要看家里网速的心情),可以选择多存慢看

•今天也在给自己挖坑的路上

啊...我感觉上一篇 等你回来 的系列要坑掉了...(第一个系列就坑)
好吧我会强行写完的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较为完整的(十分ooc的)脑洞
脑细胞死亡数量巨大

开学了没粮了我要饿死了...虽然有一些太太在坚持不懈地产粮但我果然还是要...

我现在有点tag恐惧症...
不敢打了嘤嘤嘤

【草稿流】大和守安定的清光耳夹.ver

[混在满屏彩图美图太太们画的图中瑟瑟发抖]

失踪人口回归先发图系列

说实话
耳夹的金色菱形吊坠我真的不知道画在哪里才能看到
安定的耳发太长了嘤
还是说我的人体比例错了……

本来想的是:
安定出阵回来累得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后发现清光给自己带了耳坠,有一点起床气懵懵懂懂不温不火的可爱样子
结果因为没上色就画成了面瘫脸,脸上的红润感表现不出来,导致我现在也是绝望面瘫脸了……

[尝试用滤镜拯救自己的画]

感觉把头发改掉就变骨头了_(:з」∠)_(骨喰表示不想背这个面瘫的锅)

……目前正在考虑要不要画再一张清光光凑成情头
(别瞎想了你个色废,你敢勾线吗?)

好学生上课困死的时候应该如何振奋精神?
……请不要学我_(:з」∠)_

(安定为什么单单出个阵就困得睡着了呢~♂)
Tag私心打了清安和冲田组,请不要打死我(害怕)

审神者给清光的信(等你回来•番外)


——或许可以当做 等你回来 的番外来看?不过也可以算是一个个体吧。

• 等你回来的链接:http://baiye342.lofter.com/post/1f637f24_eef96f83(评论里也有)
• 写给清光的信,包含个人经历
• 文笔不好请不要在意
• 分段残

         ————

致世界上最可爱的加州清光:

  最开始遇到你,其实是在某本小说里。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的名字,不过是译作“加贺清光”,作为女主的寻找目标而已。
  我第一次认识冲田君也是在那本书里,他温柔,强大,让人安心。
  其实……我当时还不知道你断掉过的事实。

  作为审神者,第一件事情是了解历史。
  我看到幕末那段历史,感觉被狠狠地虐了几个来回。
  冲田君病逝,而你早在那之前就已经折断。

  刚来的日子,你孤单得整日无精打采以至于涂指甲油涂到外面还不自知。
  后来安定来了,我看见你和安定坐在廊前,你教育他:“可爱的话才会让主人喜欢呢~”
  倒也没错。

  其实,就算你不打扮,你也是最可爱的。
  真的,最最可爱的。

  有时候在现世的工作堆成山,想想本丸,想想你,突然就精神起来。
  要早点写完去见你。

  知道为什么近侍一直是你吗?因为睁开眼睛,我想第一个就看到你。

  看花丸的时候,我一直在截图——不知道第几刷时再截一次,最后弄得手机里同一张相似照片会多达十几张——迄今为止还在增加着。心情不好的时候,打开手机图库,点开“加州清光”的照片分组,一张一张看个遍,心情莫名的就好了。
  
  安定修行之后,你又变得孤单了。
  我看着你在思念中训练,做着新刀们的负责人,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一个人染着指甲。
  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你是不是露出了非常寂寞的表情呢……

  不过即使这样也是世界第一可爱!

  哈哈,你现在是不是脸红到滴血?脸红了也是很可爱的。不喜欢我夸你?那就不夸……哎哎哎开玩笑的啦!

  所以……

  所以……

  喂,你有没有看到我写的信啊?

  我会生气的哦。
  
  回来吧,好不好?

——致加州清光
  写于你消失整整365日之后。

         作者菌的碎碎念:
         疯狂把这一段时间写的文疯狂地发出来,然后突然消失不见。
         tag里的冲田组是因为这篇是原来那篇的番外没办法了……
         这就是之前在梦里用意念更的文……
         我会想大家的……(悲伤_(:з」∠)_)

【清安】 不舍得离开啊


• 现代同居设定,人设略有ooc
• 兔子尾巴的长度
• 灵感来自空间
• 不擅长写文,求评论区指导
  
  
  ————
  
  清光还有五分钟到家。
  大和守安定坐在房间里,手中的笔在纸上划过发出沙沙的声音,桌上的小灯散发着柔和的白光,映得他眼中小小的白色光点随他的轻微呼吸跳动着。
  他将那张写了字的纸对折,规规矩矩地夹在加州清光最近看的那本书里,把书放回书架,然后他躲进一边的衣柜,过了一会又不放心地将纸翻出来检查了一遍,把书放在显眼的地方,想了一会又把它翻开到加州清光正在读的那页,把纸夹在下一页。
  过了一会他对自己这种行为表示深深的唾弃。
  感觉自己像是求表扬的小孩子一样……
  不过……清光看到了会是什么表情呢?
  
  门锁打开的声音响起,清光的声音传来:“我回来了——”
  屋内是一片寂静。
  “安定?真是的,又到处乱跑……”
  他回到卧室,看见翻开的那本书,皱了下眉。
  “又把书到处乱丢……这是什么?”
  正想把书放回原位,一张小巧的纸掉在地上。
  ……
  清光将那几行字读完,沉默了一会,继而拿出手机拨打出一个号码——
  “喂?亲爱的?”
  “一会要出去约会吗?啊,我跟你说哦,我总算摆脱那个笨蛋了!”
  “嗯好,呆在原地别动,我一会去找你~”
  安定捂着嘴缩在柜子里,在柜门的缝隙里瞄着清光露出笑容。
  所以……自己坚持了那么多年……最后就只是这样?
  清光挂了电话就出门了,安定听着房门关上的声音,突然感到无比讽刺。
  自己居然被他骗了这么多年……笨蛋……
  愣了半晌,他发觉脸上湿了一片。也是,依赖加州清光这么多年,足以让自己变得脆弱如斯。
  他从藏身处的狭小空间出来,无力地滑坐在地。
  这里……可能待不下去了。
  想到这里,他开始翻箱倒柜地收拾东西。
  直到腰上传来温暖的触感。他愣住了。
  加州清光从背后抱住他,双手环在他的腰间,头靠在他肩上,软软的头发贴在大和守安定的项间,弄的他痒痒的。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没听到开门声啊?
  然后他疯狂地挣扎起来。
  “加州清光!你干什么!放开!”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找我啊!去找那个人约会去啊!我搬出去就好!”
  “你已经……不需要我了吧……”
  他声音渐渐小了,身体也不再挣扎,而是低下头,连收拾东西的手都僵在半空。略长的刘海挡住他澈蓝色的眸子,也挡住里面氤氲的泪水。
  “安定。”
  那人开了口。
  “看背面。”
  
  背面?
  纸的背面吗?
  他不想按加州清光说的做。
  “我拒绝。”
  身后抱住他腰的人贴上他的背,轻轻咬在他耳边用他具有诱惑力的低沉的嗓音说:“安定,听话,乖。”
  “……”安定依旧和他僵持着。
  “唉……真是任性。”清光将安定的头转向他这边,想都没想直接咬上去。
  “唔!”唇上温柔的触感让人很恼火,这算什么?!犯错之后的补偿?!他不需要!
  “啧……”清光擦去唇上的血迹,“怎么还咬人……”反身将安定压在床上,钳住身下人的双手,用另一只手抓住那张纸,然后将上面的字一字一句念出来:“清光君,这么多年给你添了麻烦很抱歉,我……不想再和你在一起了。”
  “这是什么?分手信?还是说……你是故意试探我的?”
  “没有。”
  “那我刚刚的反应是不是正和你意?”清光严肃到,红眸里也难得多了一丝认真,“各自有各自的归宿,不是挺好的吗?”
  安定不知作何回答。
  “笨蛋……我看到你躲在衣柜里了。”清光把纸翻过来亮在大和守安定面前,靠在他耳边用温柔的嗓音给大和守安定顺毛,还使坏地吻了他的耳垂,熟悉的呼吸掠过耳根,安定不自觉地软了下来。
  清光在纸上也写了这句话,经他一念,有了配音的词句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将安定的焦躁不安和怒气化为虚有。
  半晌,他叹了口气。
  “你一开始就知道了。”
  “嗯,我知道,”清光用食指触碰安定的唇角,眨了下眼睛,红色的眸子里映出安定躲闪的神色,“我知道的,你不舍得离开我,对吧?”
  
  这个笨蛋。
  
  —end—
  
  作者菌的碎碎念:
  这里解释一下好了,因为我开始的时候没有写安定写的内容,导致接下来写的时候好怕读者们看不懂哎……
  • 安定在纸上写的是“清光君,这么多年给你添了麻烦很抱歉,我……不想再和你在一起了。”,清光看了看在背面写了一句“笨蛋……我看到你躲在衣柜里了。”
  • 安定故意写了信来试探清光的反应。
  • 清光并没有给谁打电话,发现安定后故意装作跟别人打电话要出去约会的样子。
  • 清光开了门又关上,没出去。
  • 清光看到信时其实是有点小害怕的。(※※※)

  哈哈哈食用愉快(。・ω・。)ノ♡
下一次发文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可能会时不时出来诈尸(堵心_(:з」∠)_)我的预告还没有填完整,不过……稿子丢了怎么办……QAQ
  ——今天依旧是取名废呢。

【清安】是周末啊


——周六早上总会以为要上学结果不小心起的很早。
  
•应该算是一个小段砸?
•不擅长写小甜饼,不喜轻喷……(新手式害怕)
•现代同居设定
•后面会发生什么请自行脑补
  
  
  ————
  难得的周六。
  
  安定按掉响起的闹钟坐起来,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理,于是他轻轻推了推身边熟睡的人:
  
  “清光,起床上学了。”
  
  “呼……”清光的头发上跳耀着金色的阳光,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他轻轻皱眉,抱紧了怀中的被子,像是一只不愿醒来的猫儿,“再睡一会……”
         这么大的人了还赖床。
  
  “今天点名。”
  “你不是学习委员吗?”
  
  “今天考试。”
  “你不是学习委员吗?”
  
  “今天讲新课。”
  “你不是学习委员吗?”
  
  “快起来啦,老师!”

  一抹红色从长长的睫毛下绽放,透亮如刚刚从水中打捞起来的红宝石。
  很不满被打扰的清光皱起眉头一手拉住安定的白色衬衣——
  “你以为我不知道今天周六?”

  “……你知道啊。”上端的扣子被拽开,露出白皙的脖颈,安定悻悻道,“还以为能骗到清光……”

  “骗老师是要受到处罚的哦,大和守同学。”拖住衣领猛地发力将刚睡醒,还带一点迷糊的小博美拽到面前,明亮的蓝瞬间充斥在视野里。
  
  “清光你干什么!领子!领子啊!”
  “你猜呢~”
  
  —end—
  
  作者菌的碎碎念:
  脑洞来源于一个笑话~浪了一假期发现自己没更文?!我的天我貌似之前用梦中的意念更了上一篇《等你回来》的番外!?我错了……跪地求原谅……
在此感谢 @Dective 的支持和鼓励!!!(。・ω・。)ノ♡

【冲田组】等你回来


——等待其实是望不到边的绝望……吗?

•碎刀设定有,请不要打我,要安心地看完
•小虐怡情(……)了解一下
•遵循花丸人设,注意是“花丸里温和的像小奶狗一样总会脸红的安定”这个人设而不是游戏里的属性哦,不过如果ooc了的话,求评论友好告知
•新手第一次写文所以略糙求别打
•分段有问题,格式可能不会很好看
•番外是 审神者给清光的信 链接:http://baiye342.lofter.com/post/1f637f24_ef3f3957(评论区有)

Bgm:葛藤

————

Part 1

  “这是我来到本丸的第四年,好怀念啊。”
  
  “今天大家收到了主公从现世带回来的礼物,送你的指甲油在柜子最底层的木匣里,等哪天你试试看,主公很期待呢。”
  
  “这一次的新刀剑男士是我和堀川一起接待的,虽然不能像你一样那么熟练,我们也会努力的。”
  
  ……
  
  “不早了,晚安。”
  
  少年浅葱色的身影从地上立起来,单薄的羽织罩在身上,显得很大很不合身,像是套在空衣架上面一样。他背对着空旷的和室内摆放着的一把打刀,走到门口开门。月光冷冷地像冷兵器特有的寒光一样刺进他蓝色的眼睛里。他轻轻皱了下眉,看着雪飘飘洒洒地落了一地。
  “啧……好冷。”

  呵着气伸手把自己白色的围巾向上拉好,却依然感受不到一点温度。
  可能是因为心凉的缘故吧。

  温和的笑容挂在脸上,他瘦弱的身影孤单地出没在走廊,脚步声浅浅的,小心翼翼地像是害怕踩碎了什么梦境。
  最初显现的时候,本丸就是这样一番雪景。就是那时比现在多了点欣喜和不可思议感而已。
  
  虚晃地回到了房间,他一头栽倒在榻榻米上,本体刀很硬,硌得腰间生疼,但是他完全不想再管那么多了。有些呆滞地翻了个身,回想起今天主公小心翼翼地从小木盒里拿出的那瓶指甲油。亮红色,他最想看到却又不敢看到的颜色,宁可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失去色彩,他也不想再经历那样如噩梦一样的折磨。
  “……加州回来了的话,没有指甲油他又会抱怨的啊。”审神者露出一个略显虚弱而无力的笑容。
  加州清光,……役,折。
  
  好困。

  他沉沉睡去。

Part 2

  恍惚间他身处一片纯白,面前空旷苍凉,只有一棵樱花树。
  为什么无尽的白色世界里会生长出这样一片漂亮的淡粉色樱花?记得出阵池田屋的时候他就是这样见到了冲田君,正想着,一个人影模模糊糊地出现在树下。
  红色。
  他屏住了呼吸。
  “是你…吗?”
  他不可置信地伸出了手。
  “真的……是你吗?”
  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让它听起来不那么颤抖。
  “你一定还在吧?”
  对方脸上的表情他看不到,只是隐约觉得在笑。
  “那为什么要藏起来呢?”
  对方什么都没有说,就是那么平和地用笑容回答他的问题。
  “回答我啊……这样一点也不像你啊……”
  他向前迈出不确定的一小步,木屐在他踩过的地方踏出了涟漪。
  “回去,好吗……”
  他向对方的身影追去,可是后者似乎也在向后退去,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追上。

  必须要把他带回去啊!
  咬了咬牙,他拼尽全力向前一扑——
  碰到了!
  手指碰到了衣角,但却从布料中穿过去了。

  与此同时,如被打碎的瓷器一样缓慢地裂开,对方的笑容被铺上裂痕,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悲哀。
  还有一秒。
  那最后的一秒仿佛被无限拉长,最后定格在他的身影彻底破碎的一瞬。
  最后一秒。
  
  [对不起。]
  
  他看见他的口型。
  
  
  不要。
  你连一个声音都不留给我吗……
  
  别走……
  
  伸出手胡乱地抓去,想要挽回空气中的碎片,但一切都徒劳无功。
  世界回归到一片寂静。
  
  “清光——————!!”
  最后的一声呼唤,真正竭尽全力。
  只可惜那呐喊和白色天穹下的樱花一起被吞噬,回归于虚无,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Part 3

  猛地从梦中醒过来,天已经亮了大半。他大口地呼着气,蓝色眸子流动的不安感逐渐凝固下来。
  
  ……有一点不太对劲。
  哦,想起来了,清光不在这里啊。
  自己真是睡傻了。
  昨天回来困得不行,所以他直接睡了,连被子都没用。穿着出阵服蜷缩了一夜的身体有点酸,他活动了一下,换好内番服出门。

  不得不说雪真的很好看。他又一次赞叹到,入定般站在那里。总感觉这个场景如此眼熟,一会儿会不会有帮忙洗脸的雪球呢。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

  果不其然,短刀们一如既往地打着雪仗。还是那熟悉的力道,熟悉的感觉砸在了脸上。回过头想让那家伙小心一点,但动作到一半他停顿了一下。
  怎么又忘了……他已经不在了。
  抖落脸上的雪,他捡起雪球跟他们对打,不过这一次很快就被短刀们的哥哥阻止了。“弟弟们给大和守君添了麻烦,真是很抱歉。”
  他摇摇头,湛蓝的眸子里满是笑意:“没关系的,和他们玩很开心。”
  不过如果有人深刻地注意他的眼神,就能清楚地看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思念。
  
  “畑当番……吗?”少年默默看着内番名单。耳边不再出现没有抱怨声了,真好。他将脑海中那个人的面容挥散,假装不在意的样子。
  哈……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他自己也看得很清。
  

Part 4

  熟悉的梦,熟悉的人,熟悉的结局。脆弱的幻影在特定的一刻破碎,揉杂在一起迅速在空气中变成一片空白的恍惚。池田屋的心结解开了,新的心结又占据了思想。
  翻身迅速地坐起来,恐惧和孤独一瞬间充斥在夜色里,房间里不安感扩散开来,他条件反射般挣扎着起身推开门跑出去。他疯狂地跑到那个房间,看见那好好放在刀架上的那柄残破的红色打刀,他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冻僵的身体一下子脱力,他栽倒在门口。

  “太好了……你还在……”你还在,你还留下了你存在的证明。
  上一次,你连简单的一句告别都不给我了。
  伸出僵硬的手指拿过刀,把刀紧紧抱在怀里,他平静下来,呼吸逐渐均匀。
  
  什么坚强啊,在对方面前,他的坚强完全就是毫无意义的逞能啊。

  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做过噩梦,因为他请求主公把刀移到了房间里,一抬眼就能看见的地方,每天都要看着它入睡。
  因为这样会很安心。

  而且……
  这样就会和以前差不多了吧。

Part 5

  “这样就可以了~”

  白色的绸布今天也仔细地拂过那一抹残破的红,尽管上面没有灰。

  又是一年。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关照了,清光——”蓝色眼眸的付丧神歪起头软软地笑着,深蓝色的头发照常束成桀骜不驯的一束,像博美的尾巴。
  
  过年一定要开开心心的。
  你走的一年里,我一直在等。
  之前让你等了那么久,这次换我来等你。

——我有一句脱口而出的“我好想你。”
——但是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不过这样的话也好。
——我会在无尽的思念里想着你,坚信着,等你,
——等你回来。

P.s (作者菌的碎碎念)

我爬回来了……终于算是不辜负我好久之前的预告——中的一半(暴风雨式哭泣)考试没考好的下场就是没办法发文出来,学生党的大家都要好好学习啊。

  这篇实际上是某次战役时碎刀的清光和等待他回来的安定,我猜你们看出来了这个不是很明显的设定吧(你还知道啊)。嘛,放心清光会回来的,所以莫名暴露了还有续写的事实。
  管他呢反正如果写的不好就评论区温柔一点地告诉我~( ̄▽ ̄~)~
  
——冲田组什么的最有爱了是不是~(眨眨眼)


冲田组最有爱了~🌸


这是一组用了十分钟一气呵成连橡皮都没用直接画出来的一组情头,没有手绘板全靠P图导致p2安定那张……(安定厨请放下刀我们有话好说www)
第一次发图就这样草率地失败了……
不过没关系上完色就会好看很多的(但是我不会上色……有没有好心人嘤嘤嘤)

花丸动画里有原图,感兴趣的话大家可以去找找看,我不发是因为太懒……啊不是,因为手太勤快不小心删没了。
这个大家应该都能认出来是第一季里的吧,因为安定在第二季里消失了十一集半,所有戏份全部堆在最后半集里(……)
不想吐槽。

花丸二完结之后我就在想啊,如果清光光极化的话,官方会不会出第三季啊~如果清光光真的极化了我就开始发东西纪念下吧(Flag高高立),于是乎——
锵锵锵锵!
清光要极化了~喵喵喵~
我好开心……
安定这个时候也一定像我一样边开心边担心着吧,所以清光一定要好好回来啊~
正好我们因为中考啊会考啊什么的,学校放假一周,那我一定要好好守着B站上的消息,熬夜也无所谓(等等你不是学生党吗),争取画一张极化清光出来!(感觉自己又在Flag的边缘试探)
实际上准备发文来着不过……在这么喜庆的氛围里发刀子我真的不忍心……所以请允许我先不发文——(这就是为什么我只发了预告的原因)

以下为……嗯,可以不看。

澈色音符,性别反正看起来不像男,年龄(哔——),体重(哔——),身高165cm,是个比较中二病的动漫爱好者,喜欢刀剑乱舞到疯疯癫癫。
萌新,没有经验,平时在任意圈子到处溜达,cos,码字,图片,宅舞,剪辑,MMD偷偷都有接触,不过干什么都是半吊子,完全成不了作品啥的……
手残党认证,啥也不会只会写字……哦,吃饭也行。
为了自己的未来和冲田组努力修炼中……

[刀剑乱舞/冲田组]冲田组预告

预告一

——要走了吗?

——嗯。

——那早点回来。

——知道了,总不能落在你后面啊,安定你很早以前就极化了。

……

——那,走了。

——嗯。

你等了我那么久,这次换我来等你。

“希望清光能平安地回来。”

预告二  真•玻璃碴炒刀

大和守安定坐在万叶樱的树枝上,视线锁定了花朵间随风轻动的粉色祈愿纸。

——什么时候回来呢?

——什么时候能注意到呢?

——原来,等一个人是这么煎熬的感觉啊……

——感觉我好吃亏啊,你的等待都是有希望的,可是,我的等待却遥遥无期。

——什么时候才能等到呢,你的又一次到来。

——加州清光。

[这只是更文预告~致歉]

冲田组是真的可爱啊(一本满足)

哈喽大家好,我是澈色,江湖人称“我就这样闲的没事喜欢发玻璃碴还发的很开心如果不服气你来咬我啊咯咯咯”~[因为写虐文常被同圈的同学们刀子伺候]
第一次发东西莫名激动呐,我的个人介绍会在接下来的文章结尾一点点解锁。(嘿嘿)
因为新入圈太过萌新所以不知道有一些自己的行为会不会侵权违法什么的,如果有前辈发现了的话求指正,我会补救的。(害怕)